七個月前引入新加坡股東的協信,最近似乎有種“重出江湖”的意味。

  11月21日,協信控股發佈消息稱,旗下的協信家正式簽約上海宏伊虹橋項目,併為其提供為期10年的管理運營服務。

  同日,協信旗下的另一個平台協信星光商業也簽約了温州國鴻新瑞集團國鴻中心項目,為其提供項目開業前的諮詢、招商服務和開業後為期10年的運營管理服務。

  背靠大樹好乘涼,這句話向來有理。雖然此前新加坡城市發展有限公司(CITY DEVELOPMENTS LIMITED,下文簡稱CDL)入主的是協信遠創,但顯然,新股東所帶來的影響已經傳導到了整個協信集團。

  除了上文這兩次簽約之外,不久前,協信商管還中標了昆明一個總建築面積約60.88萬平方米的綜合交通國際樞紐項目。根據協議,協信除了拿下該項目中住宅、辦公、底商、酒店的銷售或招商代理權之外,還將為該項目中的購物中心提供長達15年運營管理服務。

  據透露,在今年4月和CDL那場簽約儀式的最後,協信董事長吳旭曾站出來表示:“從今天開始我們要立即行動起來,一手抓存量、一手抓增量,不待揚鞭自奮蹄,走出一條新協信之路。”

  讓眾人好奇的是,“新路”具體會通向何方?

  從最近兩次簽約來看,儘管分屬協信商管和協信家,但從業務類型上看,這兩筆合作都屬於是協信的輕資產拓展。

  在官方消息中,對於11月20日的這次簽約,表述為“協信商管輕資產業務再下一城”。據悉,這也是協信輕資產業務首次進入浙江。根據協議,協信商管將在項目簽約後計劃打造温州首座協信星光天地。

  類似的是,協信家所簽下的上海宏伊虹橋項目是其在上海拿下的第六個項目,在此前兩個月內,協信家已經在上海簽約兩個項目。

  如今看來,或許輕資產業務將會成為吳旭口中這條“新路”上的一個重要組成部分。

  事實上,整個協信體系頗為龐大。協信控股集團作為最大的母公司,旗下共有不動產、金融和科技三個平台。其中,不動產裏又囊括了包括協信遠創、協信星光商業、協信家、天驕愛生活等住宅、商業、物業等平台。

  想要進一步猜想吳旭的下一步“行進軌跡”,首先便要理清這幾個平台之間的從屬關係。

  按照相關公告顯示,吳旭通過華富控股有限公司持有協信地產控股有限公司100%股權。今年4月15日,協信地產控股有限公司及吳旭與 CDL 簽訂《股權認購和購買協議》,CDL通過受讓股權和增資,持有協信地產控股有限公司子公司HCP的63.75%股權。

  藉此,CDL也相應獲得了HCP旗下漢威香港63.75%的控股權。而漢威香港又與綠地控股分別持有協信遠創80.01%、19.99%的股權。因此根據約定,協信遠創將由CDL與吳旭共同控制。

  依照股權架構不難判斷,CDL拿下的主要是協信的地產板塊。對此,觀點地產新媒體與熟悉協信的相關人士確認後獲悉,協信遠創與協信商管確為兩個不同的獨立平台。

  從這個角度來看,地產板塊沒了“後顧之憂”的情況下,吳旭也得以有了更多的精力投入到商管板塊之上。

  值得注意的是,在“賣”出去的協信遠創裏也並非完全只有住宅業務。根據公告,協信遠創主要從事的業務為房地產開發與商業運營,並堅持商住產一體化開發模式。目前,公司的主要產品為住宅、商品房、寫字樓、商鋪以及產業地產。

  從財務數據上看,協信遠創上半年共錄得收入20.57億元,其中房產銷售只佔比83.77%。在此之外,協信遠創上半年還實現了租賃收入1.43億元,佔其總收入比例的6.93%。

  對此,有市場人士猜測指出,在協信遠創裏的商業板塊或許主要是商開部分,而如星光商業等商管板塊則是獨立存在於地產平台之外。

  從規模上看,協信遠創內的商辦規模並不大。相比之下,吳旭的發展重心或許會更多放在能夠更快開拓第三方市場的輕資產商管之上。

  而説到協信的輕資產業務,則不得不提及在CDL之前被稱為最有可能入主協信的綠地。

  其實,早在2016年11月綠地宣佈拿下協信遠創40%股權時,其便提出宣言稱,合作雙方將努力使協信遠創成為以商業與產業地產運營為主的輕資產公司,成為該專業領域的標杆企業,並積極推動其實現公眾化。

  更為直白地説,綠地最初與協信的合作,很大程度便是基於“輕資產”這一元素之上。也正因為此,當幾年後的發展情況有些事與願違時,綠地會選擇向後退一步。今年4月,在CDL入股的同時,綠地宣佈轉讓手中持有協信遠創20.01%的股權。

  由此,也有業內人士猜測,或許吳旭將地產平台“出手”,除了解決公司資金的“燃眉之急”之外,還存在着進一步明晰輕重資產發展平台的意味。

  從目前來看,星光商業無疑是吳旭手中最為重要的一個商管平台。11月10日中標昆明項目、11月20日拿下温州項目也同樣是出自該平台的手筆。

  能夠看到,在協信的官網上對於星光商業的定位仍是“致力於成為領先的商業資產管理與運營專家”。據相關人士透露,協信和綠地當初還有過“約定”,即除了協信地產系列, 綠地控股旗下部分管理業務也將交由“星光商業”運營管理。

  只是隨着綠地的“退意萌生”,這一約定最終能夠落地幾何,如今也成了未知數。

  另外還有一件值得深思的事,在CDL入股協信遠創的“前夜”,協信商管曾進行過一次人事調動——梁飛建任職協信商管公司總裁、杜國疆任商管公司常務副總裁。

  資料顯示,梁飛建曾任萬達商管集團副總裁,於今年1月7日正式離職;而杜國疆則是協信星光系商業創始人之一。

  或許,吳旭在決定“放手”地產板塊時,就已經開始為下一階段做起了準備。從管理隊伍的搭建,再到如今的頻頻落子,對於吳旭而言,商管業務也許正是其等待再度“崛起”的重要砝碼。

  來源:觀點地產網